念奴娇

【日常爱瑶•随笔】天啊这篇渣得没脸看,只能说……慎入啊各位亲们!!!

虐一发瑶,我还是爱他的,只是不虐不舒服
Bug多
设棺材的封印没了但谁都没发现,聂明玦飞升了,金光瑶到了地府偶遇鬼使黑白(我知道鬼使完成了别人心愿别人就要接替鬼使一位,这里就不了)
渣渣渣,慎入×3
.
.
.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我没什么可留恋的。”
“真的?”
“嗯,真要说留恋什么,就帮我看看,二哥过得如何,可否还在等……不,不对的,二哥才不会等我,那就看看他娶妻生子没有,蓝氏要血脉延续下去,可就得靠着二哥了。”
“还有吗?”
“有,看看成美还活着吗,之前一直是我四处寻名贵草药持着他的命,现在没了我,他马上就要死了吧,也不知那含光君的避尘怎么这样厉害,我想尽法子竟也没能减去成美身上一丝一毫的伤。”
“记下了,其他的呢?”
“那就是悯善了,他总没傻到随我去死吧,也是,没了我,苏氏怕是要过得苦,都怪罪我,要我不记着他的名,他怎会追随我,苏氏虽不会太风光,总不会像现在这般受尽折磨。”
“另外可还有?”
“看看金凌有没有太累,金氏的担子全落他身上,可别累坏了身子,也是我的错,本还打算着教他些世门礼仪,最后没忍下心,现在想想,要那时教着了,阿凌也不会这么辛苦,不过有江宗主,总会好一些吧。”
“就这些了?”
“我,我想看看聂怀桑,我死了,永远不得翻身,他应该很高兴吧,不过为了推翻我,把他哥也拉上,真真是得不偿失,呵,他这样做,怕不是担心日后有人阻着他收集那些花鸟鱼虫、折扇藏画吧。”
“还有没有其他人或东西了?”
“没了。”
“那我就帮你看了——
蓝曦臣没有娶妻生子,他在观音庙一事后就闭关了,出关后气色很不好,却日日坚持弹奏《问灵》,每年要去存着棺材的那片土上看一次。
薛洋还活着,他身上的伤早好了,之前是一直装着病在你身边待着,粘着你,现在生龙活虎的,换了张脸在金氏如鱼得水。
苏涉没随你去死,但苏氏确实很惨,完全成为金氏的附属家族了,金凌很不要见他,不过他为金氏做了不少好事,现在也成了金凌身边的忠臣了。
金凌不算太累,和蓝氏小辈夜个猎,和鬼将军温宁比比剑法,和江澄斗斗嘴,和苏涉讨论讨论各大仙门现下局势,还有时间同仙子玩闹,就是也要常常想起你。
聂怀桑活得不错,但气色比蓝曦臣好不到哪去,整天神神叨叨的,花鸟鱼虫、折扇藏画收得不少,却老是说没你送的好,命人花了副你的画像挂在床头供神似的供了起来,倒也古怪。”
“这样?和我的猜测完全相反了吗?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何必呢,何必呢,二哥啊,成美啊,悯善啊,阿凌啊,怀桑啊……不该的,不该这样的……”
“还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有啊,有。拜托了,消除我的记忆吧,赐我一碗孟婆汤,让我死得,也死干净些,省得来生还惦记……”
“可想好了?有那么多人想不喝都不行。”
“那种记忆,留着做什么。”
又没有好处
又不会让我投胎投到好人家
又不会让我重来一次
又不会让我来生幸运
有什么用呢?
不就是累赘吗?
“想好了?”
“想好了。”
“留着?还是消除?”
“消除。”
虽然我不想忘了他们
没有用处又如何
是累赘又如何
至少让我明白
何为爱情
.
.
.
“二哥,当真抱歉,要封你灵力,我真的不想的,我是不得已的啊。”
.
“莫玄羽,你凭什么说自己冤啊,分明是你骚扰的我!”分明是你过得比我好,阻了我的路!
.
“金子轩,你说自己无辜,说自己清白,你可想过,因为你的生辰,我被从金麟台最高一阶台阶,踢到最低一阶。”
.
“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的错。”
.
“你们口口声声说着不因为我的出身歧视我,是,你们没有歧视,可你们因为你们的出身自顾自地以为我做的一切都是错误。”
.
“我为什么找你作客卿,因为你天赋过人。”也因为你的出身。
.
“父亲,我也不想这样,谁教你这么晚才‘见’到我呢?”

【日常爱瑶•随笔】好像很多人写这个,跟个潮流?

发个段子证明自己还活着,最近要么上课要么旅游,没时间啊……
渣渣渣,慎入×2
.
.
.
“何为潇洒”
“望断红尘,笑谈琐事”
“可否具体”
“刀起弦落魂飞散,独留旁人记往事”
.
.
.
“何为心净”
“不忘初心,不念旧恶”
“可否具体”
“身处凡尘戴笑面,位于高楼助难者”
.
.
.
“何为天真”
“不理舆论,唯信一人”
“可否具体”
“机关算尽太聪明,负天下人不负心”
.
.
.
“何为义气”
“身负重伤,仍念旧友”
“可否具体”
“指责千万不屑理,细品舌茶遮额伤”
.
.
.
“何为执念”
“宗主邀请,恍若未闻”
“可否具体”
“生父不见不瞑目,任己断骨屠天下”
.
.
.
“何为风雅”
“眉目弯弯,折扇一笑”
“可否具体”
“以礼待人敬三分,愿记苏悯善尊称”
.
.
.
“何为悲惨”
“至亲几人,不得信任”
“可否具体”
“机智伶俐无处用,不折手段出身误”
.
.
.
“何为聪明”
“人前人后,两副嘴脸”
“可否具体”
“讨好言语人不知,不教人晓真面目”
.
.
.
“何为忠诚”
“金氏得他,何其幸运”
“可否具体”
“金星雪浪不离身,重振家业为己任”
.
.
.
“何为仁慈”
“母亲旧友,不忍欺辱”
“可否具体”
“放眼远眺贫瘠区,千座瞭望台屹立”
.
.
.
“何为体贴”
“送扇送画,任劳任怨”
“可否具体”
“闭关静候于门前,出关递茶赐微笑”
.
.
.
.“可否更具体”
“金光瑶”
.
.
.
“思姨?你怎么……罢了,你快走吧,我……”不想杀你
.
“阿凌,别怕,这次夜猎虽然我不能去,有江宗主陪你,还有那么多张缚仙网,不管猎物多可怕,记住,我永远在你身后。”
.
“成美啊……我是说过,你惹什么祸,我都会担,但是你……伤这么重,我也很无奈……不过我在,你死不了的。”
.
“哎,身不由己啊,出身我又不能选……”

【日常爱瑶•随笔】对魔道全员说句话

虐一下全员
.
.
.
金光瑶——“你知道吗,直到最后那一战,他都还是信你的”
薛洋——“他回不来了,即使回来,也不是你的”
蓝曦臣——“纵使你信了他,他还是会死,无非是会不会心痛的差别”
蓝思追——“记住,你如今的幸福,是含光君用十三年的问灵换来的”
聂怀桑——“何必如此,聂明玦已死”
魏无羡——“你为他舍弃金丹,可否问过他的意愿,你可知他拿着笛子亦候你十三年”
蓝忘机——“等他十三年,是你的幸运,你本要等一辈子”
晓星尘——“你没错,薛洋没错,宋道长也没错,不是你们的错,天命的错,所以你必须死”
江澄——“就算你只是想和他喝杯酒,他也只会告诉你,他已是姑苏魏无羡”
温宁——“你可知,从头至尾,只有你姐姐一人被挫骨扬灰”
金凌——“你不能很任何人,任何人都是对你好,任何人都有理由做那些事”
苏涉——“不管你多像蓝家人,你的敛芳尊也不会多看你一样”
聂明玦——“你可知,你将他踢下金麟台时,他有多绝望”
虞夫人——“其实江枫眠同样爱着你”
江厌离——我选择死亡,师姐那么好,不虐她
温情——同厌离师姐
金子勋——不知道怎么虐,笔墨太少我都快没印象了……
金子轩——“你可知,你最讨厌的哥哥有多么想和你搞好关系,不为地位”
阿箐——“若你不告诉道长,道长不会死”
宋子琛——笔墨少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不想说,不告诉你们ฅ՞•ﻌ•՞ฅ
还有吗我没漏吧……
.
.
.
“听说……就是你大庭广众之下骂阿凌‘有娘生没娘养’?说吧,想先割手还是先割脚或者先割舌头?”
.
“话是没错,你不管闯什么祸,我都会为你摆平。”
.
“金光善,你有什么资格叫我‘儿子’呢?你这种人我真是看着恶心。”
.
“二哥,我是外人,不可信的。”
.
“悯善,其实你完全不用跟着我,跟着我你没有前途的。”
.
“温宁可是出自老祖手下,别浪费了啊成美。”
.
“不值得的,舍弃那些追求你的名门修士,比起我来,他们的前途可是一片光明。”

【日常爱瑶•随笔】大概是甜的?cp向么,曦瑶和凌瑶?反正all瑶除聂瑶

渣渣渣,慎入
————————
那条小路上面,
飘着雪,
轻轻落在花上,
带雪的的金星雪浪,
怒放着,
雪,
最终化为早晨的露珠,
温暖的手掌,
为它拂去。
.
.
.
“别哭啦。”
他说,
安慰着伤心的男孩,
静谧中,
犬吠声尤其清晰,
和孩子的笑声融为一体,
他胸前的金星雪浪,
同他一起笑着。
.
.
.
还是那条小路上面,
还飘着雪,
轻轻打到花上,
落满雪的金星雪浪,
微微下垂,
雪,
最终与花瓣一起落地,
一只湛白的手,
轻轻拾起。
.
.
.
“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他说,
愤怒地盯着眼前的圣人,
血海中,
抽泣声尤其清晰,
和骨头碎裂的声音融为一体,
他胸前的金星雪浪,
同他一起被血污染。
.
.
.
依旧是那条小路上面,
依旧飘着雪,
狠狠打在花上,
被摧残的金星雪浪,
曾经,
会有一把伞,
为它遮风挡雨,
现在呢?
.
.
.
少年的哭泣
是充满自尊与骄傲的,
他却像个孩子般
哭得撕心裂肺,
灵犬是他为安慰孩子
送给孩子的,
可惜,
不再会有人为安慰那孩子
送少年任何东西了,
少年必如金星雪浪,
华丽地绽放,
只是没有一介
妓娼之子、偷技之徒,
伸出手,
为它遮风挡雨。
.
.
.
“阿凌,别哭啦,笑一笑吧?你看,你之前一直想要的灵犬哦,小叔送你,别哭啦。”
.
“你看着金星雪浪,开得这般艳,却注定没有旁的保护自己的东西,只得靠自己。”
.
“成美,别这样说二哥,你说谁都行,不能说信我之人。”
.
“可惜这花了,这几日雪下得真当肆无忌惮,二哥觉得呢?”
.
“我?呵,不过一介妓娼之子,偷技之徒。”
.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
“我,最最最对不起的,自是阿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