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未现见东风

有原图,只是临摹
看到这两张图是就想这么干了hhhhhh
怎么说呢,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日常爱洋•随笔】本来不打算写的这篇

说实话这篇是在闺蜜怂恿下写的,比较喜欢写瑶画洋(虽然画不好写不好),我洋性格有点难把握,容易ooc(可能理解不一样),第一次尝试写,各位看看就好,别黑惨了……
cp:薛瑶(大概?)
bug多慎入
.
.
.
晓星尘死后,薛洋走了很久很久,走到过很多地方,遇到过很多人,却独独没再见过金光瑶:他甚至连双璧都交手过,却独独没再碰到恨生;他甚至连莲花坞都进去过,却独独没再入金麟台,哪怕远远地看他一眼;他甚至曾一天一夜地守在金麟台旁的林子里,都没摘走当初金光瑶栽在那儿的金星雪浪……
很多年后,薛洋带着晓星尘给阿箐的簪子回到义城,那里死气沉沉,薛洋的确把所有村民都炼成了活尸。阴虎符在身,此处还有人管得住他?
薛洋盯着小贩杆上的那串冰糖葫芦久了,活尸竟把冰糖葫芦就给他了。薛洋愣住了。
最后,他“抢”了小贩杆上的另一支冰糖葫芦,活尸也随他去了。一怒之下,降灾出鞘,活尸霎时碎成千万片,一旁的活尸仿佛没有看见。实际上,有些真的看不见。
戾气一旦爆发便难以收回,活尸也任他砍,可他却越砍越疯,又是掀桌,又是踹摊。雨开始悄悄地飘起来,薛洋才稍稍冷静。
“我不过转了个身,你就给我搅出这么一通事来。”
薛洋猛一回头,只有空旷的街,逐渐弥漫的雾,哪有什么人。薛洋却仰天长笑:“哈哈哈哈!金光瑶!金光瑶!你他妈有本事搞死我!有本事永远别找我!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应他的,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
.
杀了常萍,薛洋以为金光瑶会来管管他,结果就听到晓星尘凌迟常萍的消息。
就这样避之不及啊,金光瑶?薛洋想。
他的确穿了一袭白衣,手持霜华,这只是为了好认。想想吧,血海中的白衣少年,多美一幅画,真该上金麟台的壁画之一。毕竟连金子轩那家伙都有四副!和金光瑶平起平坐!
不过,说到底,他已不是金氏之人。
.
十年后,夷陵老祖来到义城,薛洋不禁耻笑魏无羡的多管闲事。显然他没反应过来,是自己把魏无羡的小师叔给害了。
他跌跌撞撞闯进屋子,就按照金光瑶的剧本接下去:
白衣飘飘,纱布遮眼,白布裹剑,礼貌地笑,温柔地“好”,简直天衣无缝。
可惜,可惜,若不是嘴贱多说几句,夷陵老祖怎看得出?
还贪嘴提了提金光瑶。
天煞的宋岚,天煞的蓝湛,天煞的金光瑶!薛洋想骂,早知道会被打成这样,他还喝什么糯米粥!辣成那样是人吃的吗!妈的要不看在你是夷陵老祖,老子一定掀了你的摊!
那锁灵囊飞出,却又急了,除了晓星尘,还有什么引金光瑶来的法子?
“还给我!”他叫。
.
那颗饴糖还是被抢走了,被苏涉救下,薛洋只对金光瑶道:“我赢了!我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苏涉愣是没明白薛洋赢了什么,金光瑶只叫他把薛洋安顿好,软禁起来,阴虎符就等他死后给他陪葬好了。
苏涉顿时觉得这几天自己白忙活了。
薛洋道:“金光瑶!金光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光瑶等他笑完,半晌不语,终于开口:“抱歉……”
薛洋一愣,随后不再说什么,也不笑了,静静地站着,任苏涉摆布。
.
“小叔死了……”
金凌在接手金家,才知道薛洋的存在,一见薛洋,不知该说什么,只是报告了金光瑶的死讯。
沉默半晌,就在金凌准备离开时,薛洋低声道:“金星雪浪还在开。”
金凌回头道:“这不废话?”
薛洋笑道:“但有要求和故事才能流芳百世。”
.
很多年后,不同的人活在不同的地方,却都知道一美谈,被画成画册,编成话本,搬上舞台:兰陵金氏曾有一位极其年轻的家主,撑起金家,在其余世家的打压下走向繁荣,实在奇迹。此家主名金成美。
前一位家主则是这家主的小叔,极其宠他,却被其余世家联手刺杀,可惜一位人才。
……
“我不过转了个身,你就给我搅出这么一通事来。”
“你那叫转了个身?”
“不然呢?”
“……好吧好吧,不过这不是好事吗?”
“是啊,你总算愿意承认这称呼了!”
“滚!明天别想下床!”

【故意避开七夕】开学前来一发

ooc预警,渣渣渣
人设虫爹,智障剧情和文笔注意
书没有好好看,出错抱歉
依旧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话说为啥我喜欢的cp都老虐了……
.
.
.
时钟“滴答滴答”地转着,时间静静溜去。电脑屏幕依然亮着,boss的血还有一半,叶修没打算出手,十区祸害人太久,十一区也燃不起兴致。在boss红血时把仇恨全拉,这确实像君莫笑的作风。点了根烟,漂亮的手并没有放在键盘上,很好。叶修轻笑一声。
“不去睡吗?”
“沐橙,还没睡呢?”看着荣耀女神走进训练室,叶修默默把烟熄了。
苏沐橙没有回答,看着屏幕上的神枪手,不禁有些伤感了。
“看什么呢,有什么好看的。”叶修实在受不了,把电脑给关了。遇到神枪手就必须感慨一下吗?
“手法很像……”手法这种东西,学不来的,就算是看着哥哥和叶修一起打荣耀长大的苏沐橙也学不来一叶之秋或是秋木苏的打法。
叶修把烟熄了后就浑身不舒服,真忍不住了,就拆了根棒棒糖含嘴里,这会儿听沐橙说这话,刚入口不久的糖差点被吐出来:“咳咳……沐橙啊,这话可不能乱说……”
其实,叶修也发现了,简直和苏沐秋一模一样的打法,完全是复制出来的一般。而且和他一样喜欢搞事情。
“……”突如其来的安静总让人不太舒服。
“那个,叶修……”
“嗯?”
“你就这么丢下游戏等被群殴吗?”
“……”
叶修差点就骂出口了,赶紧电脑开机,结果还是逃不了被群殴打死的结局。没办法,叶修嘛,只要是能嘲讽的,都嘲讽了,不能嘲讽的,也嘲讽的差不多了。这样算算,除了苏沐橙,还真没几个能逃过叶修的嘲讽。
“哎,你怎么不早提醒呢?”叶修就这么随意提了句,他也没打算听沐橙回应,就去翻仓库,看看有没有什么爆了。浏览一圈,大致没问题了,再看苏沐橙,已经不在训练室里了,叶修也没在意,心里估摸着大致是去睡觉了,就没去打扰。
还想刷刷副本,刷着刷着就这么睡着了,大概是近几天太忙。也是,又是新人又是新区的,本来还能抽个烟提提神,也不知道沐橙搞什么鬼,突然就像她哥似的管起他来,不许吸烟,最多一天一根;每天按时起床,还要有晨练;按时睡觉虽然不用,但总会在半夜来查房看叶修睡了没,没睡还要叨几句……好的,经过鉴定,不是“像她哥似的”,这简直是“和她哥一模一样”好吗?!!
一个近乎半透明的身体飘进训练室,门都没开,直接穿墙。
看到叶修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非常小心地把叶修公主抱起来,原本半透明的身体忽然变成了实体。坐到原本叶修坐的位子上,把叶修放自己腿上,叶修很自然地就窝在了苏沐秋的怀里。
操作着人物通关,就把游戏关了,顺带关了电脑,抱着叶修往叶修房里走去。
已经很晚了,要么在外面过七夕,要么在屋子里关着睡觉,整个俱乐部一个人都没有,更是方便苏沐秋。
其实他完全可以变成苏沐橙的样子抱叶修,主体是同一人,力气不变,变成沐橙照样轻易抱起叶修,但沐秋比叶修大概高一个头,沐橙却刚好相反,抱了叶修完全看不到前面的路。
把叶修放到床上,盖好被子,没给叶修脱衣服,没有。苏沐秋和叶修在一起是在沐秋出事大概三个月前,连沐橙都瞒着,性方面的进度却一点儿没有。说来说去还是沐秋怕把叶修弄醒了吓着他,然后自己就走不了了。
看着叶修的睡颜,倒有些乖巧了,没有嘲讽脸,没有假笑,看起来就是卸下了所有伪装,静静地呈现在爱人面前。
“对不起……”苏沐秋轻声道,“我爱你。”
苏沐秋把手上的手链摘下来,很精致的手串,那是沐秋和叶修一起做的,叶修也有一串,后来送沐橙了。现在,又有了一串。
沐秋虔诚地吻了吻叶修的唇,没有多留恋,就看着光一点一点让自己的身体消散……
“再见……”
再见,兴欣
再见,君莫笑
再见,荣耀
再见,叶修
这次是真的,再见了……
.
.
.
“沐橙?你说你七夕和莫凡出去了?还出去好几天了?不可能啊……”叶修看着荣耀女神和女神男朋友,有些愣,鬼使神差地摸上左手手腕,然后笑了笑,明白了。
笨蛋,“再见”,是说会“再次见面”啊……

@挽歌楼上
背景是王各各的蓝大,微博上是-璎珞-,太太超赞(⋈◍>◡<◍)。✧♡

【日常爱瑶】
虽然爱瑶但最近忽然解锁蓝大的渣攻属性……emmmm看到花吐症就想着要试做微信体|・ω・`)
最后还是没对薛瑶出手,毕竟薛洋是天天和我瑶腻一起的嘛(你就找借口^_^)
苏涉那么好,瑶儿你为什么要爱上蓝曦臣……

【日常爱瑶•随笔】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其实……有一辆车你们都发现不了的,太隐蔽了_(:_」∠)_
简单来说,就是对棺材封印的怨念,聂大么,为了安抚聂二就给聂二吧不拎出来虐了|・ω・`)
嗯,最后我瑶死了,死了,死了……为了蓝曦臣,曦瑶好歹是我最爱吃的|・ω・`)
人物设定归秀秀,ooc归我|・ω・`)
.
.
.
金光瑶迟早要回来,聂怀桑迟早要知道,所以在封印消失的那一刻蓝曦臣就向修仙界宣布了金光瑶的归属权,这一次,他不会再错过了。
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可在看到金光瑶那冷漠的目光时,蓝曦臣还是没能将他带回云深不知处,又一次,身为宗主,却连开口道歉都做不到。
但为了确保自家二弟的安危,蓝曦臣成了金麟台的常客,一天一天往金麟台跑,家里忘羡有事请到金麟台解决,晚辈夜猎出事带到金麟台治疗,连清谈会都不用金氏弟子大老远跑到云深不知处递请帖。
蓝曦臣这样的表态让别家也不好多说什么,好像金光瑶的丑闻从没被曝出来过一样,该夜猎的夜猎,该开清谈会的开清谈会,倒是金光瑶,以前整天倒贴一样挂张笑脸,伸手不打笑脸人,总能让人心平气和些,现在却连个眼神都不赏,就闭着眼睛像是飞升似的,对蓝曦臣的话也爱理不理:
“阿瑶,岐山附近又出现魔物了,有些频繁啊,是不是有问题?”
“……”
“阿瑶,不说是不是因为温氏覆灭的缘故?不对啊,温氏早死了,要作祟也不该这时候啊?”
“……”
“阿瑶,你说……”
“泽芜君,既然此事如此蹊跷,何不亲自出马?”
“我要留下配阿瑶呀。”
“……”
阿瑶,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这句话,终究没有说出口,如今,他还有什么资格跟金光瑶说这句话,他甚至连叫金光瑶为“阿瑶”的权力都应没有的。
金光瑶眯起眼,看着那几丝被蓝曦臣藏得很好的白发,若有所思。
.
.
.
莫名其妙的,好几天没见到蓝曦臣的影子,金光瑶见怪不怪,倒是金凌有些不适应,和蓝思追一谈才知道是去处理岐山的事了。
金光瑶就在一旁听着,没说什么。
第二天,金光瑶就失踪了。
第三天,金光瑶又回来了。
这就虚惊一场地过去了,没人去在意,除了金凌,毕竟和自己小叔待了这么久,一眼就能看出金光瑶的不适,却没有和任何人说,江澄、蓝思追、当天同时回来的蓝曦臣,都没有。
可他和温宁说了。
温宁也没有和任何人说,真的没有,他只是通知了一声远在天堂的姐姐。
.
当晚,金光瑶就坐在芳菲殿中,轻轻梳着自己银白的长发,像是待嫁的姑娘,将这白发盘了起来,许多平时看都不会多看一眼的钗子现在全在金光瑶头上,虽然他没有出嫁过,但他看到过秦愫出嫁时的发型,一眼,足够了。
看着镜中的自己,金光瑶有些恍惚,随后自嘲地笑了笑,站了起来,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到床边,发饰的笨重与衣着的华丽让金光瑶觉得有些不真实,这段自己忽然回来又悄然离去的日子,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中这样发生了,又像没有发生一样被时光冲走……
金光瑶轻轻将脸埋在方正的枕头上,一切都没有变,却又都变了,那枕头上不是熟悉的气味,这房间的主人也只有他一人了。
“二哥……”
金光瑶呢喃道,沉沉睡去了……
再也睁不开眼了……
.
.
.
第二天一早,蓝曦臣宣布了金光瑶的死,像几天前宣布金光瑶属于自己一样,蓝曦臣忽然有些想念金光瑶那冷漠的眼神了。
.
“放手吧,这样下去没意思了。”
“……我知道。”

日常爱洋的随手,没摸过鱼,然后就把第一次献给晓薛晓了ฅ՞•ﻌ•՞ฅ
画得好丑啊各位不要嫌弃ヘ(_ _ヘ)”
道长被我画得好胖,洋洋不要带着道长来打我啊_(:_」∠)_

【曦澄七夕】步云深

转发转发~虽然不萌曦澄但是溟烟的文岂有不推之理(* ॑꒳ ॑* )⋆*
顺便渣反群宣:606247012

冰希幻霜:

  #这是我第一次在lof发文,也是第一次写曦澄……清大家多多见谅……
  #人物亲妈的,ooc我的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今日七夕,上元佳节
  夜幕降临,莲花坞内,江澄独自一人坐在屋顶之上,身边放着几谭天子笑,这是之前魏无羡来云梦的时候给他带的,如今倒是派上用场了。
  七夕……呵。想必那人现在必是和蓝湛一起吧?江澄仰头喝了一口酒,在夜色的遮掩下,看不清脸上的神色,只是往日两人对谈的场景,如今倒是成了孤寂一人罢了……
  “阿澄怎么在这独自喝酒?也不找我?”温文尔雅的声音在江澄身后响起。江澄不用回头,也知道那是何人,不甚在乎道:“十三年了,年年如此,早已习惯了。倒是蓝宗主,怎么今日有此闲心来莲花坞?”
  眼前突然白影闪过,手中酒坛被身后之人夺了去,伴随着一声叹息:“阿澄,别喝了,对身体不好。”
  “身体?呵,我这金丹都是魏无羡给的,身体好不好又如何?哦,对了,金丹是魏无羡的,我还要帮他好好保管呢!”江澄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开口满嘴的刺,可能是醉了吧。
  “阿澄……”身后之人又一声叹息,说道:“即是如此,不妨来云深不知处走走?”
  江澄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终于转头回望身后之人,不出所料,蓝曦臣依旧笑得温文尔雅,只是在那份温文尔雅里面,又有着一丝丝无奈。
  江澄看着蓝曦臣,不知怎样心软了,点点头,说道:“也好,也很久没去过了。”
  蓝曦臣听的这话,脸上的笑容更是深了几分。他走上前去,牵住江澄的手。江澄脸上瞬间飘出两朵红云,只是在夜色的遮盖下,完美地隐去了那抹红晕。
  就在江澄走神的那一刻,蓝曦臣已经拔出朔月了。看着朔月,江澄才想起三毒被他放在了房间里,连忙道:“等等,我没带三毒,我先回……”江澄还没说完,蓝曦臣直接拦腰把人抱起,江澄吓得下意识双手环上蓝曦臣的脖子。不过蓝家人臂力一向很好,环脖子也只是下意识的动作,江澄倒也不怕摔了下去,只是……
  “卧槽蓝曦臣你干什么!”江澄发誓,他这辈子都没被人这么抱过!就算是江枫眠也没这么抱过他!
  “阿澄不必麻烦了,你我一同乘朔月前去便可。”蓝曦臣声音充满笑意,打死江澄也不信蓝曦臣不是故意的,只是事已至此,就算江澄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蓝曦臣就这么抱着江澄,踏上朔月,往云深不知处飞去。途中,江澄似乎意识到有点不对劲,但也没怎么放心上……
  到了云深不知处,因早已过了亥时,所以云深不知处一片黑暗,只有偶尔夜巡的弟子提灯走过,以及月光洒下的光辉,才能勉强看清。
  一到了云深不知处,也不等蓝曦臣放下自己,江澄就自己跳了下来,同时迅速离得蓝曦臣远远的,像是躲着什么洪水猛虎似的。
  蓝曦臣倒是也没怎么介意,人抱都抱过了,尝到甜头就好,否则把人逼急了,可是连甜头都尝不到了。
  江澄看了看四周,有些嫌弃道:“你这云深不知处黑灯瞎火的,啥也看不清,倒不如我莲花坞灯火通明,走什么走,不摔倒就不错了!”
  蓝曦臣轻笑,走到江澄背后,靠在他背上,头凑到江澄耳边,轻声说道:“云深不知处的夜景倒是别有一番风味,阿澄不妨再看看?”
  江澄明显吓了一跳,全身僵硬,蓝曦臣的气息喷洒在他耳后,脸上像是被烧过一般迅速红了起来,但隐隐有些黑脸的迹象
  蓝曦臣说得倒也没错,虽说云深不知处已过宵禁时间,没有一盏灯亮着,然而今天是七夕,满月之夜,皎洁的月光洒落微弱的光辉在云深不知处,倒是像给云深不知处渡上了一层银色的光辉,加上江澄和蓝曦臣的眼力非同一般,虽说不能清晰如白天,然而看清眼前的景物还是可以的。此番此景,美轮美奂……如果忽略掉江澄黑掉的脸色的话。
  就在江澄忍不住要抽紫电的时候,蓝曦臣已经自动退开了。江澄也懒得理他,自己一个人黑着脸往前走,蓝曦臣轻笑一声,跟了上去。
  他们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走着,也不知道目的地是什么。不知不觉走到一处偏僻之地,然而此地,蓝曦臣却是无比熟悉。
  江澄原本一直闷头走路,直到突然听见身后之人的脚步声突然停了,疑惑地停下,转头去看。由于刚才江澄多走了几步,和蓝曦臣有了点距离,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江澄有些不耐烦地说:“蓝曦臣,你干嘛停下?你……”江澄话还没说完,蓝曦臣突然一个大跨步过来抱住了江澄,江澄吓了一跳,刚想挣脱出来,蓝曦臣就抱得更紧了几分,靠在江澄肩上,说道:“就让我抱一会,就一会……”语言间竟有几分少见的脆弱。江澄当即就不知所措了,只能看看四周分散注意力,可当他看清了四周的景色之后,他似乎懂了为什么蓝曦臣突然变得这样了。这里极为偏僻,可说是云深不知处的深处了,附近有隐隐约约有座小筑,可最明显的是,这附近种满了龙胆花。
  江澄自从和蓝曦臣有了交集之后,蓝曦臣就说过他母亲的事情,虽说从未来过此地,然而云深不知处种满龙胆花的,估计也就此处,加上偏僻,幽静……此地非常明显,是蓝曦臣母亲曾经的“居所”。
  江澄内心挣扎了几瞬,最终还是回抱了蓝曦臣。蓝曦臣明显地愣了一下,随后抱得更紧了。
  “没事,你还有我……”江澄僵硬地说着并不熟练的安慰人的话语,却是瞬间让蓝曦臣笑了出来,松开了江澄,改为牵着他的手,走到了小筑前面,就这么跪下了,江澄虽然不解,但还是跟着蓝曦臣跪了下来。
  蓝曦臣跪在小筑前面,说道:“母亲,这是我的伴侣,今天,我把他带到您面前,他叫江澄,是我爱的人。”
  江澄被他这举动吓着了,也懂了为什么蓝曦臣看着他走向这里却不出声阻止。反手握住蓝曦臣的手,江澄开口说道:“蓝夫人,我是江澄,是……蓝曦臣的伴侣。我在此发誓,我,江澄,必定不会背叛蓝曦臣,否则……”话未说完,江澄的嘴就被堵上了,江澄差异地看着眼前突然放大的脸,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就被蓝曦臣趁虚而入,灵活的舌头在江澄的口腔里肆虐。身边一阵微风吹过,龙胆花随风摇曳,像是在点头似的。江澄被吻得迷迷糊糊,突然鼻子嗅到了一丝酒味,加上现在两人贴得近,几乎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蓝曦臣的心跳明显快了几分,加上想起先前种种事宜,江澄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好不容易等蓝曦臣放开了自己,江澄马上问道:“蓝曦臣,你是不是喝酒了?!”蓝曦臣歪头一笑,说道:“是啊……今天七夕,忘机和魏公子买了点天子笑,我就去喝了一点……”“魏无羡!!!”江澄咬牙切齿地喊着魏无羡的名字,突然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的蓝曦臣又是一个公主抱抱了起来,江澄似乎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马上要挣脱下地,却被蓝曦臣牢牢地抱住,往寒室的方向走过去……
  后来,据某位魏姓公子爆料,我们江宗主回到莲花坞之后,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

【随笔】本来打算写个十虐的,文笔太渣还是算了……

追凌不是很明显,tag就不打了
冒个泡证明自己还活着
魏无羡:
我父母双亡,但曾经有一个边帮我挡狗边嫌弃我的兄弟,现在有一个等我十三年的爱人,我很幸福了
蓝忘机:
我父母双亡,但我等了十三年的人终于回来了,和我在一起了,我很幸福了
江澄:
我父母双亡,虽曾经有一个被我嫌弃要我挡狗的兄弟,但他弯了,现在只有妃妃小爱丽丽陪我了
蓝曦臣:
我父母双亡,虽曾经有一个只信我的三弟,但他被我亲手害死了,现在连转世都做不到了
金光瑶:
我父母双亡,虽曾经有一个温柔的二哥,但他亲手把我害死了,我不想怪他,惩恶扬善罢了
金凌:
我父母双亡,但我曾经有一个宠我的小叔和总要骂我但非常爱我的舅舅,不过现在只有舅舅了
蓝思追:
我父母双亡,但很有以前有一个要把我当萝卜种的“哥哥”,后来有一个很漂亮的“哥哥”,现在两个都有了(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呢)
薛洋:
我父母双亡,虽曾经有一个每天给我糖对我好的道长,但他被我逼死了,魂飞魄散了
晓星尘:
我父母双亡,虽曾经有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和淘气调皮的少年陪我,但那少年其实是我仇人,把我逼得魂飞魄散了
宋子琛:
(⚭-⚭ )冷漠脸
阿箐:
我父母双亡,虽曾经和一个漂亮的道长一个坏家伙快乐地活在一起,但那坏家伙要了道长的命,又要了我的命
聂明玦:
我父母双亡,虽有一个喜花鸟鱼虫不知上进的弟弟,但他这样快乐也就足够了
聂怀桑:
我父母双亡,虽曾经有一个严厉地爱着我的哥哥,但他被矮子分尸了,能报仇,我怎样都愿意
金子轩:
我父母健在,但曾经有一个有心机的弟弟,把我害死了,却找不到理由恨他
温情:
我父母双亡,但有一个对我们很好的恩人,我对不起他,要谢谢他
温宁:
同温情的
虞夫人:
我父母**(我真不知道_(:3⌒゙)_),但有一个很爱我的人,可惜我生前都没有发现他的爱
江厌离:
我父母双亡,但有两个好弟弟,我很爱他们,虽然其中一个杀死了我,但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
金子勋:
……同金子轩吧?
苏涉:
我父母双亡,但有一个赏识我的宗主,我愿一辈子追随他,能遇他的我如此幸运
.
.
.
“在痛恨的人群中发现了一个朋友,比在讨厌的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知己更让人兴奋”

古风小说取名秘诀其一

这个厉害了(* ॑꒳ ॑* )⋆*

東醉散人:

散人来解救起名废们。 


很多人应该都听说过这么一句话:“男楚辞,女诗经;文论语,武周易。”是指取名可以参考的经典。


听散人一句话,别参考这四部。




翻诗经翻到吐,取出来个名字很可能仍是俗,还重度撞名。毕竟文章千千万,用得多了,也就用烂了。


自己取名,又怕取不好是么?


什么苏紫雪、水秋寒、萧逸飞……看得毛骨悚然,还不如老老实实王爱国、齐昂强。


实在不会自己取名的,又想取得文雅、古意、不俗的名、字、号,来听听这一招,包学包会,简单粗暴。想当年(作老气横秋状),散人也曾经这样取了许多名。




方法就是:


看一首诗其中两句,取上句首字、下句末字,结合成一个名字。




听着不容易?来来来,随意翻开杜甫、李商隐:




杜甫:



闻道花门破,和亲事却非。【闻非】


名园依绿水,野竹上青霄。【名霄】


苑外江头坐不归,水精春殿转霏微。【苑微】


浅把涓涓酒,深凭送此生。【浅生】


岭猿霜外宿,江鸟夜深飞。【岭飞】


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岁宵】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剑裳】





李商隐: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云沉】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君池】


元和天子神武姿,彼何人哉轩与曦。【元曦】


客去波平槛,蝉休露满枝。【客枝】


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宣伦】


旭日开晴色,寒空失素尘。【旭尘】





强力推荐李商隐,几乎每一首诗都可以用!李杜王白随手一翻,全都可以是个好名字,几乎所有唐诗,以及唐代之后的诗都不乏好使的诗句:





李白: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明梧】


白居易:九月西风兴,月冷露华凝。【九凝】


唐寅:梅子坠花茭孕笋,江南山郭朝晖静。【梅静】


倪瓒:靡靡风还落,菲菲夜未央。【靡央】





除了李贺。


目前只发现这一招对长吉哥哥是真的不好使,不知道为什么……




另外,名家大作自然多,还有一种诗,出乎意料的好使:画谱。


一些古代画谱或者其他图谱会把技法写成诗,比如明代《高松竹谱》里,写雪竹画法的歌诀:





雪竹枝干似雨垂,杆头安叶法难为。【雪为】


左拳按块油单纸,叶叶都从纸上飞。【左飞】





至于词曲,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可能没有诗好使,会少一些、难找一些:



辛弃疾:歌串如珠个个匀,被花勾引笑如颦。【歌颦】


辛弃疾:少年风月、少年歌舞,老去方知堪羡。【少羡】


陈维崧:今年愁似柳丝长,春宵梦断昭阳。【今阳】


刘仙伦:又是一年春事,花信到梧桐。【又桐】


吴文英:越娥青镜洗红埃,山斗秦眉妩。【越妩】


侯真:雪消楼外山,正秦淮、翠溢回澜。【雪澜】



最后这个真的是随手翻开《钦定词谱》看到的。





此外也可以灵活运用,譬如同音字:



李商隐:如何肯到清秋日,已带斜阳又带蝉。【如婵】


杜甫:人生不相见,动如参和商。【仁商】


李商隐:丹元子何索,在己莫问邻。【丹麟】


纳兰性德:松梢露点沾鹰绁,芦叶溪深没马鞍。【松安】





而且因为格律问题,取的名字平仄会比较和谐、好听。


没错,名字的平仄也是很重要的。(所以请不要跟我提白子画,这个名字我能吐糟三天三夜不带重复。)




取名小绝招一枚,分享给大家啦!